新余標準件有限公司

新聞中心
企業新聞
行業新聞
媒體關注
行業新聞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新聞 >

人民幣升值使工程機械海外市場加劇

來源:未知 時間:2017-05-02 瀏覽次數:
近日,人民幣正以一種與日俱增的勢頭升值,35個交易日里15次創出匯改以來新高,更是在4月24日一舉升破6.19關口,導致制造業企業出口簽約和利潤受到不小的影響。
       我國企業正加快“出海”步伐,并且承包項目更具規模,更加復雜與綜合。據中國對外承包工程商會統計,去年中國企業海外承包投議標項目中80%都采取施工總承包和“交鑰匙”工程的方式。去年已有52家中國企業入選《工程新聞記錄》全球最大225家國際承包商排行榜。每年上千億美元的海外工程市場以及千億人民幣的工程機械出口(2012年出口超過一千億人民幣),給企業創造豐碩成果的同時,也使企業面臨各種風險。
       工程機械產品出口增速減緩
       由于人民幣的不斷升值,工程機械已經極大的放緩了出口增速。以湖南工程機械行業為例,2004年到2005年,湖南工程機械出口額度增加近50%;而2005年至2006年,增長幅度略有降低,為37%;雖然在2007年這一比例有一個回升的過程,但是到了2008年,這一比例下降為29%;到2010年則更是降為23%。出口增長減緩的最主要的原因來自于企業出口利潤率的降低,企業為丁避免因為利率的變化幅度大于一些利潤較低的出口項目,采取了縮減這些項目的方式。
       另一方面,一些企業為了轉嫁人民幣升值給自身造成的不利影響,對出口產品進行了價格上面的調整,而一旦其價格調整幅度超過了客戶所能接受的限度,必然導致客戶轉而選擇其他廠家,地區的產品,乃至其他國家和地區的產品。例如,相討于2009年和2010年,近兩年就有一些原本我國機械產品的采購商轉向了印度,孟加拉,巴西等新興的發展中國家,因為相對于我國而言,這些國家和地區的勞動力和其他資源更便宜。客戶的流失同時也必然造成銷售額度的萎縮。
       新興國家海外設備采購、需求在增長
       土耳其由于特殊的地理位置和隨著亞歐大陸之間交往的日益密切,它已經成為連接亞歐大陸的一個重要交通樞紐,因此為滿足新的需要,土耳其政府宣布未來幾年內會有多個世界級的工程項目將啟動,比如,伊斯坦布爾將建成世界最大的新機場(全部落成后預計客運能力將達到1.5億人次)。近期土耳其政府還宣布將投入60億美元啟動連接黑海和愛琴海的運河工程項目等。
       印度計劃將在2012-2017年內加大國內的基礎建設投入,并預計為此花費1萬億美元。由于近年來印度的經濟指數一直處于高位發展,而其國內配套建設和工程相關制造業發展相對緩慢,因此目前印度當地只有約28%的機械能適應國內市場,印度的建設需要更多海外設備介入。中國作為與印度比鄰的工程機械大國,不但可以提供性價比高的產品,且地理位置占有優勢,利用這一優勢,中國向印度供應設備可比歐美縮短一倍以上的時間(從訂單到工地投入使用)。
       巴西作為金磚四國之一,過去30年里其政府每年對基礎設施投資占GDP的比重從3.6%下降到1%,導致了巴西從電力(行情專區)、港口、交通到民生建設都嚴重滯后于自身的發展速度,這種情況一方面限制了經濟持續發展,另一方面也給巴西當地人民的生活帶來不便。為了改變這一現狀,巴西掀起了一股“基建”狂潮。2012年各類基建項目總投資達到4800億美元,包括總投資2320億美元的能源項目、1400億美元的住房項目和520億美元的運輸項目,以及城市改造和水質改良等其他領域的重點項目。另外巴西作為世界最具發展潛力的國家之一,其未來的市場規模無可限量(目前巴西工程機械市場各類產品銷售額在全球占比為3.5%,在拉美地區占比則高達40%)。
       目前,雖然新興國家對工程機械需求總量還是比較有限,但是由于其國內的基礎建設普遍不足,未來對相關配套產品的需求必然會穩健上升,而本國制造業又難以短時間內滿足自身需求,所以這對急于走出困局的中國工程機械企業來說將會是一次難得的機遇。我國工程機械的海外磨難路
       近兩年,工程機械在遭遇“寒冰期”后,元氣一直未得恢復,伴隨工程機械銷量的一再走低,雖      然也有回暖之聲此起彼伏,但都未真正的復蘇,隨著國內基建項目增速的放緩,以及國家相關部門對經濟刺激計劃的否定,因此,拓展海外市場成了工程機械唯一的“生路”,而由于種種原因的影響,我國工程機械的海外之路也是荊棘密布。
       從國際大環境和國內市場來看,工程機械產品外貿形勢不容樂觀,2013年可能會略有增長,甚至持平。而日本為達成某些政治目的,在非洲打下血本,320億美元援助非洲,日本大型商社也力爭擴大工程機械的銷售等,進入非洲市場較晚的日本企業已開始行動,試圖迎頭趕上。而日元貶值更助長了日本在海外市場上與中國的爭奪。
       最近,一直將復蘇希望寄托在中國身上的歐洲,最近也發出了有些不和諧的聲音。歐盟推出針對中國光伏產業的反傾銷政策,而中國也隨后發起對歐盟葡萄酒等產品的反傾銷調查,端午節過后,中歐貿易戰的抬頭,必然使得中國的海外貿易面臨更多的貿易壁壘。
       近來,隨著人民幣的大幅升值,我國工程機械出口受到重大沖擊,人民幣升值使得企業遭受成本利潤的雙向夾擊,導致企業出口利潤下降,打擊了企業出口的積極性,對工程機械去庫存的進程造成一定影響;另一方面,人民幣升值也削弱了“中國制造”的價格優勢,使得中國工程機械在海外市場競爭力下降。
       “中國制造”價格優勢不在
       由于人民幣持續不斷的升值,有業內人士擔憂,將大大削弱一些傳統優勢產品的國際競爭力,對在海外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中國制造”品牌帶來難以逆轉的負面影響。“‘中國制造’的絕對價格優勢已一去不返,在目前的后制造時代,中國供應商必須增強核心競爭力、不斷提高抗風險能力。”環球資源企業事務總裁裴克為在多地走訪外貿企業后如此感嘆。中金公司首席經濟學家彭文生認為,外管局加大了對短期資本流入的監管和限制,加之國內經濟增長動能減弱也不支持人民幣繼續較快升值,人民幣升值速度將放緩。
ag捕鱼王3d有人中奖吗